首页
m.wanben.la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十八章 肩膀硌人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当阿绫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前那堆火早就熄灭了,洞里也亮堂了不少,显而易见的是天亮了。

    天亮了?!

    她居然是,睡着了?在这么艰苦恶劣的环境下!感觉她现在适应恶劣条件的能力简直越来越强了,原先非要裹好被子才能安然入睡的人,现在随便窝在一个破烂山洞的小角落里,居然都能酣然入睡了。幸好是没人对她行不轨之事,不然,只怕她被人卖了还不知道睡得踏实呢。

    不过,好像还是不太对的样子

    无论如何,阿绫都自认自己不是心理防线如此之低的人。

    她稍微动了下脖子,大抵是不知道昨晚挨在哪块石头上睡了一觉的缘故,如今这脖子也好脊椎也好,都僵硬得厉害。这种情况下,是千万不能急的,要缓慢的、缓慢的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阿绫的耳边,传来一个声音,清冷而动听。

    这大抵是阿绫上下五千年加起来,听到最好听的“闹铃”。

    常有人说,如果你把喜欢的歌曲设成闹铃的话,久而久之就会腻烦甚至厌恶,但是阿绫却觉得,如果是这样的声音的话,大抵是一辈子也不会听腻的。

    声音的自然来自这山洞里除她以外的第二个大活人,百里臻。

    是的,昨晚她好巧不巧遇见了这位大佬,还因为这位大佬的话,非常丢脸地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这是类似吊桥效应的反应,阿绫在心里补充道,才不是因为她怂没骨气呢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歪着头的阿绫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不对不对不对,有什么不对的样子!

    总感觉这声儿不是自远方的天边或者近处的对面飘来的,而是离她非常非常非常近的

    阿绫缓慢地缓慢地朝上扭了扭脖子,就见某人那双黑白分明的瞳仁,正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阿绫还记得,在昨晚听到某人说“无趣”之后,她“恶从胆边生”,对百里臻大逆不道地嚎叫了一声“啊——糟了殿下!!”

    百里臻朝她递过来一个“关爱傻子”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您您您您坐得位置好像”阿绫咽了口唾沫,紧张地张牙舞爪地道,“臣方才进洞的时候踏过,请您恕罪!”说着就灵活地来了个跪地请罪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百里臻瞬间就面无表情地跳了起来,而后如一阵风一般在整个洞内转了一圈,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到了距离阿绫不过一臂之遥的右侧。

    而阿绫则一脸歉然地在心里疯狂大笑,她就知道这个洁癖精一定不会委屈了自己。只不过,这个人也太太太太太太太可爱了吧!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睡了一晚上脑子有点儿懵终于前情回顾完的阿绫,懂了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,这个体位

    哦不!

    “喀拉——”

    阿绫听到自己脖子上的骨头,发出清脆而欢快的错位声。

    她之前就告诉自己要慢慢来慢慢来,结果还是

    什么叫“天道好轮回,且看苍天饶过谁”,她这分明就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还顺带帮自己往坑里埋土啊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好死不死的枕着这个洁癖精的肩膀睡了一夜,阿绫就觉得这个男人怕不是恨得想把自己打到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男人的肩膀是真的很硌人的,不怪她睡着睡着就一头栽下去将他当成石头继续睡得安心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自己脖子扭了,然后伺机报复一下

    阿绫正这么想,就觉得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一缩,就听到头顶上那个声音命令道“别动!”

    阿绫一听,便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便感觉到自己脖子上那只手一用力,又是“喀拉——”一声之后,她的脖子便可以动了。

    合着,他是帮自己治疗?

    如果,忽视拿阵在扭过来的一瞬间,钻心的疼的话。

    其实,他还是偷偷下重手报复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阿绫这么想着,偷偷拿眼睛瞄了百里臻一下,却发现他的眼睛里烟云笼罩,看不出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随便吃了些不知其味勉强称得上是食物的东西垫了垫肚子之后,阿绫便跟在百里臻的身后,起身上路了。

    其实,如今即便是有再好吃的东西摆在眼前,阿绫怕也是食不知味的。实在是没办法,谁让她旁边坐了位仙人呢。

    按说,长成百里臻这样,应当是相当下饭的,就着他这张英俊非凡的脸,怎么说也得来一盘饺子两碗元宵三笼包子四屉馒头五锅大饼吧。

    可百里臻的俊美里,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。他拒绝靠近任何一个人,也拒绝任何一个人的靠近。而且,他似乎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般高洁无害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男人方才看她如看垃圾一般的眼神,还有刚才他的手搭在她的脖子上,随即她的脖子便传来“喀拉——”的一声脆响,阿绫便愣是什么都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大概是真心实意地考虑过怎么把她弄死,然后再抛尸在这深山老林里的,只不过碍于他皇姐贞阳公主那边,他最终还是手下留情了的。

    行吧好吧都是她的错吧,她千不该万不该枕着这位殿下的肩膀当石头一觉睡到大天亮。可是假如他真不高兴的话,当时一巴掌把她甩开就是了,搞什么事后谋杀嘛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这个仙人脑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。

    阿绫正这么想着,走在前面的百里臻突然停了下来。阿绫也忙止住脚步,生怕撞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殿下?”

    阿绫从百里臻身后探出头来,顺着他的目光往地上看去,在看到洞口乱七八糟的脚印时一惊“天哪,昨晚有这么多人经过过这里吗?”

    可是她什么都没感觉到,若是这么些人发现她的话阿绫这么一想,不由得背后一凉。只怕这样子,她死一万回都不够的了。

    “是本王伪装的。”看她明显在瞬间变色的脸,百里臻显得很满意,这个小姑娘之前表现地太过镇定了,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,“昨晚,洞前就你一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阿绫被百里臻一提醒,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,昨晚自己发现山洞之后,光顾着去检查洞里有没有人了,压根不记得还要处理一下自己的脚印,“所以殿下一开始就发现臣就在洞里?”

 &nb

第十八章 肩膀硌人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