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wanben.la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045章 春夏秋冬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青铜瓷器,玉器字画,雕刻刺绣等等,只要是凌若寒喜欢,越阳都能给她找来。

    就是自己这双灵眼,也能在鉴宝界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这些对于越阳来说,都很容易,而他费力去寻找的,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灵丹妙药,用作给凌若寒治病。

    回到家,可口的饭菜已经摆在桌上,已经热过两次。

    看到父女俩喜气洋洋回来,蓝雪舞拍打着胸口道“看来是有好事,我这心啊,都悬了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们的好女儿勤奋努力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凌志刚先对凌若寒给予肯定,然后又简要说了说今天会议的过程,最后划重点,需得提供几样藏品。

    “一下子就三件,平时宝贝的跟心肝似的,你不觉得心疼?”蓝雪舞笑着反问,似乎没有太大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“能拍出好价钱找到一个好去处,也没什么,毕竟藏品是物件,我就你们三个宝贝女儿,不帮你们帮谁。”

    越阳想了好大会儿,才搞清楚,意思是凌志刚把妻子也当女儿养着。这话从一位年近五十的男人嘴里说出来,有点酸爽。

    凌若寒低头吃吃笑,凌小溪则是一副要作呕的样子,口型对越阳比划,真恶心呀!

    “妈,拍卖之前,会对藏品进行一个客观的估价,根据收藏者本人意愿再确定起拍价。超过估价以上的部分,还会有比例分红。”凌若寒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爸的钱,将来还不是你们俩个的。”蓝雪舞也不计较,笑呵呵对此表示无异议。

    “雪舞,小寒是总裁,要起到带头作用,所以咱们还得替女儿拿出来一个像样的宝贝。”凌玉刚铺垫一大堆,终于提到了重点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不能让我女儿被别人小瞧。老公,你选好了吗?”蓝雪舞立刻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家里的大事,不都得夫人做主,我可不敢拿主意。”凌志刚也很高兴,又在撒狗粮。

    讨厌!

    蓝雪舞扭动腰肢翻了个妩媚白眼,说了声等着,然后蹭蹭上楼去了。没多久,便拿了个首饰盒下来,让保姆在桌子上铺了柔软的毛垫,这才招呼凌若寒过来。

    “妈,这是什么?”凌若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猜!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猜得到,爸,你肯定知道吧?”凌若寒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猜不出来。”凌玉刚也微微摇头,还有些疑惑,从上去到下来,没用多久,他怀疑妻子根本就没去收藏室。

    “老物件了,有时我在婆家受了委屈,就拿出来看看。”蓝雪舞说着,将首饰盒打开,小心翼翼取出一个红色绸缎包裹的圆形物品。

    从外观分析,应该是个玉镯,越阳暗道岳母小气,可等绸布打开,就不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玉镯子,却是鲜明的四个颜色,绿白黄紫,泾渭分明却又过渡自然,如云雾缭绕,惊艳绝伦。更为难得的是,质地清澈,色彩纯粹,越阳也见过些多色混合的玉石,都没有这般晶莹剔透,看上一眼便为之陶醉沉沦。

    另外,玉镯还有个应景的好听名字,春夏秋冬,寓意佩戴上这个镯子,便是一年四季,敷与万物了。

    “妈,这是?”凌若寒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压箱底儿的!”蓝雪舞满脸自豪,解释道“你小时候见过的,可能都忘记了。你姥爷家是开矿的,娶你

第045章 春夏秋冬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