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wanben.la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178章 泽蜂毒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nbsp; 越阳将其收集起来,慕容良中毒已经快四十分钟,根据车娜的描述,也已经逼近重要器官,继续施针,渗出的血珠渐渐变成灰色、淡红直到深红。

    保姆心疼地直抹眼泪,“哎呦,良叔可遭罪了。为什么好人都没有好报呢?”

    突然,慕容良发出一声闷哼,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,但越阳施针并没有停止,此毒很顽固,清理不干净,还会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施针完毕,慕容良彻底醒来,越阳又开了个药方,要坚持服用一星期,不得中断一天。

    “收起来。”慕容良点点头,脸上却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,而是悠然长叹,满腹心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大姐,可以去抓药了。”越阳吩咐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。两位想吃什么,我中午做!”保姆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还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越阳摆摆手,他看出慕容良有话要说。但等保姆关门出去,他还是一言不吭,想到伤心事,眼中还有水汽,极力忍住而已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直说吧,两次毛病都因为中毒。我想,这下毒人,您心里很清楚吧?”越阳试探问。

    慕容良愣了下,还是点点头,却看了车娜一眼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车娜,拍卖会上的拍卖师,老爷子见过的。私底下,她也是我的好朋友,老爷子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车娜脸色微微一红,内心却是暖暖的,越阳说这话时,听着一点都不虚伪。

    慕容良这才缓缓道来,说出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慕容良中年丧妻,一个人将儿子拉扯大,读书、工作以及娶妻,慕容良亲自操劳,自认对得起亡妻,对得起儿子。

    然而,命运何曾饶过谁,若干年前,厄运再次降临在这个家庭,儿子外出应酬醉酒回家,半夜突然人事不省,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便去世了,留下年迈的父亲,妻子还有当时上小学的孙子。

    “是你儿媳妇下的毒吧?”车娜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良喟然长叹,不住摇头。媳妇叫鱼涟,没工作,作风也很成问题,还常打着他的旗号在外胡作非为。没钱了,就来要,但给多少都能败光。

    有时,慕容良也生气,让她独立更生找个事做。结果鱼涟骗了几十万的创业费,但后来慕容良发现,她只是租了个小门帘,那笔钱被她挪用换了新车。

    慕容良一怒之下,便不许她再登家门,但鱼涟泼妇一般,在门外又砸又闹,还说慕容良老不死的,留着钱不如给她用。

    看在孙子的面上,慕容良一再忍让,但之后争执断断续续,鱼涟在外说尽坏话,连带着孙子都不跟爷爷亲。

    给钱已经满足不了鱼涟的胃口,不知谁在背后怂恿,她铁定心思要全面代理慕容良的作品,被拒绝后,便起了杀心,要把公公给害死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上次的拧结草,就是鱼涟所为吧?”越阳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她。”慕容良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最毒不过妇人心,对待这种人,就该报警的,让她在监狱里忏悔!”车娜气愤道,说着,看见一双嘲讽的眼神看着自己,撇嘴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报警简单,可我总下不了决心。怎么说,儿子在世时,跟她感情也不错,直到今日,她也没有再婚。何况,孙子现在正上大学,还是学校里的干部,鱼涟要是坐牢,也会毁了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,本可以简单轻松处理,之所以变得如此艰难,就是为各种感情所羁绊。

    。

第178章 泽蜂毒(2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